林載爵/高陽胡雪巖系列
2020/05/04
▋林載爵/高陽胡雪巖系列
當代最重要的歷史小說家高陽(1922-1992)一生著述約百部,將近三千萬字。對於這麼龐大的產量,高陽本人卻沒有完整的概念,在他去世前的最後一篇文章〈我寫歷史小說的心路歷程〉中,他自己說:「自《李娃》開始,我寫了三十多年的歷史小說,但如問我一共寫了多少萬字,出過多少單行本,我無法給你滿意的答覆。我也不曾保存整套的自己的作品,因此,有些好朋友說,我不愛惜自己的文字,我只有報以苦笑。我所重視的是臨筆之頃,也就是所謂創作的過程,每當預定的篇幅完成之後,輒有如釋重負之感,以後的事就懶得去問了。」這句話正好充分表現高陽本人一生的寫作心情與瀟灑風格。
在這麼多的著作中,一般認為《#慈禧全傳》、《#胡雪巖》、《#紅樓夢曹雪芹》三個系列是高陽的代表作。《慈禧全傳》系列寫於1971年至1977年間,包含《慈禧前傳》、《玉座珠簾》、《清宮外史》、《母子君臣》、《胭脂井》、《瀛臺落日》等六部,縱跨七十年的晚清政局,人物上千,布局宏大。《胡雪巖》三部曲包含《胡雪巖》、《紅頂商人》、《燈火樓台》三部,寫於1973年至1987年間,描繪晚清政治與商人的關係。《紅曹》系列寫於1978年至1987年,《紅樓夢斷》包含《秣陵春》、《茂陵秋》、《五陵游》、《延陵劍》四部,及《曹雪芹別傳》二卷、《三春爭及初春景》三卷、《大野龍蛇》三卷,是晚期作品,呈現清初政局與貴族、士人的牽扯。
高陽喜歡閱讀文獻,考辨史料,這是作為歷史小說家他最被稱道的地方。他曾經在1983年發願將中央圖書館珍藏之趙烈文的《能靜居日記》抄寫然後出版,惜未完成。他也曾和友人蘇同炳共同將黃濬的《花隨人聖庵摭憶》予以分類編輯,便於讀者閱讀。這種史料癖、考據癖充分發揮在《慈禧全傳》的寫作上。他為了寫這部鉅作,做了很多研究功夫,經常出入於中央研究院傅斯年圖書館閱讀史料,每有收穫,喜不自勝。因此,我們可以從《慈禧全傳》讀到一部複雜、曲折的小說式晚清歷史,有些人還說比歷史更像歷史,也就是張大春說的,「以小說造史」的意思。《紅曹》系列則是高陽多年浸淫「紅學」的成果,他自己說:「一路抽絲剝繭,終於豁然貫通,看到了曹雪芹的真面目和紅樓夢的另一個世界。」這樣就誕生了高陽晚期的紅樓史歌。
至於《胡雪巖》三部曲則毫無疑問是高陽作品中最暢銷,也是討論最多的一部作品,從出版至今,普遍流傳於華人世界。這部書的出版過程,時任聯經出版公司發行人的劉國瑞先生經手其事,有這樣的回憶:「1967年剛創刊的《經濟日報》,希望找人寫一些跟經商或企業家做生意有關的經濟小說,在其副刊連載。無奈人選實在不好找,於是《經濟日報》前總編輯應鎮國透過我和幾位聯合報系的朋友,輾轉促成、邀請高陽執筆連載,就有了《胡雪巖系列》,最後成為高陽最有名的代表作。」
此時的高陽一方面繼續撰寫《慈禧全傳》,對晚清宮廷的權力鬥爭,已經了然於心。一方面也想將權力運作的範圍從宮廷伸張到民間社會,而杭州同鄉商賈胡雪巖正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,自幼他已聽聞不少胡雪巖的軼事,以胡雪巖為主題正好是最佳人選。《胡雪巖》是1969年8月在《經濟日報》開始連載,1971年7月寫完,8月接著連載《紅頂商人》,到1974年的1月完結。連載期間,胡雪巖的故事大獲好評,劉國瑞先生說:「那時整個台北工商企業圈的飲宴交遊場合,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常是近期連載的《胡雪巖》,大夥對於每次刊載的內容都津津樂道,政要名流常說,一打開《經濟日報》第一件事就是翻找《胡雪巖》的連載版面。高陽的小說連載已經成為那時候報紙的招牌。後來《紅頂商人》連載還沒結束,我們就決定把《胡雪巖》出版成冊,由聯經出版。1974年的6月先出版了《胡雪巖》(上)(中)(下)三冊,1977年出版了《紅頂商人》,甫一出版就大受歡迎。」一般對《胡雪巖》系列的評價都認為這是歷史上描述政商關係,以及在中國官場文化中商人如何致富,最細膩、生動、鮮活的一部小說,在寫作手法上,文獻史料與掌故軼事交互融合,無人能比。
延伸閱讀
心有思慕:余英時教授紀念集
余英時先生是時代的力量,也是重要的思想史與學術史的傳薪者。其…
如沐春風:余英時教授的為學與處世──余英時教授九秩壽慶文集
余英時先生是一位休休有容、含弘光大的學者,並以身教感化所有門…
河邊的舊書村(二版)
英國威爾斯地區威河(Wye)邊的海伊村(Hay-on-Wye),四周群山環繞…
3筆  最前頁   上一頁   下一頁   最後頁   Go   /共1頁 
推到Facebook
熱門書籍
迷宮中的盲眼蚯蚓(首刷限量特色印簽扉頁版)
◆ 來自泰國作者的溫暖問候,首刷限量特色…
【聯經中國史】華夏再造與多元轉型:明史
黑暗停滯的時代,抑或近代文明的曙光? 穿…
【聯經中國史】首崇滿洲的多民族帝國:清史
北亞與東亞交會下,多民族帝國的建立及其創…
奔赴:半個多世紀在美國
1968年,24歲的孫康宜毅然赴美。曾目睹二二八…